废品西施 “收废品西施”被央视“点名”:世界上没有垃圾,只有放错位置的宝藏

百科常识

女报记者 张梦雯

玩抖音的时间不长,冯月月的粉丝已经超过19万。有人说她颜值在线,甚至有人说她与女明星刘亦菲、黄圣依长得有些神似,可她却很“女汉子”,因为这个26岁的姑娘,从事着一份在一般人看来与其靓丽外形并不相称的职业——废品收购。她将日常工作点滴拍成视频,在网络上分享后,迅速获得了大量关注,被网友称为“收废品西施”。前不久,冯月月作为青年代表参与了央视《开讲啦》节目的录制,围绕垃圾分类那些事与现场专家、嘉宾进行互动。“世界上没有垃圾,只有放错位置的宝藏,这句话我非常清楚。”冯月月说,她希望通过自己的工作,让大家了解垃圾分类知识。

10年

在苏州的一个废品仓库,25岁的冯月月每天要打包两卡车、约10吨的废品。虽然活又累又脏,但这个年轻的姑娘已经做了10年。

冯月月来自安徽六安,从小父母在外从事收废品工作,她留在老家当留守儿童。冯月月说,因为不想再和父母分离,所以她15岁初中毕业后就来到苏州,跟父母一起做废品回收,现在这家废品回收站主要是冯月月夫妻俩和弟弟三人负责。

“以前别人管我们这个行业叫收破烂的,后来好听点,叫废品回收,现在是再生资源回收。但不管叫我们什么,我都觉得挺好的,因为我们是靠自己的双手挣钱。”如今冯月月说起自己的工作语气平静,但多年前她也曾受不了他人异样的目光,选择离开。

“青春期的女孩子都爱美,看着其他女孩穿得漂漂亮亮的,自己却脏兮兮地在大街上翻捡废品,辛苦不说还被人看不起,当时挺伤心的。”稍大一些后,冯月月选择去工厂里打工,但因为年龄小、学历低,每天要从早上6点加班到晚上9点,最多时月工资只有1700元。“除去生活成本几乎赚不到钱,在外还总是让父母操心,所以干了一两年我就辞职了。”

2013年,回到父母身边的冯月月开始踏踏实实地跟着父母一起收废品,一直到现在。“慢慢就不在乎了,也看开了,收废品又不偷又不抢,凭自己本事挣钱,有什么丢人的呢?而且现在比外出打工强多了,虽然苦点、脏点、累点,但赚得更多,一家人也不用分离。”

平日里,小贩们会将废品送到店里,冯月月和家人再将收回来的废品进行分拣,集体装包后再装车卖给回收厂。经过十年的经营,一家人的废品回收店也渐渐起色,从最初的小面店到现在的600平方米的大仓库,一家人每年收入有几十万元。

12小时

确实,在一般人看来,这么年轻的姑娘每天与“脏乱差”的废品和垃圾打交道,让人难以想象。在600多平方米的厂房里,各种废品堆成了小山,收垃圾、分垃圾、打包装车,每天有好几吨的废品要从这里被分类运走,冯月月每天至少要工作12个小时,其中大部分时间里,她都需要蹲在地上对各种废品进行分拣。

“看起来像塑料的碗是最常见的,可以用打火机烧一下,能烧着的就是PE材质,聚氯乙烯的可以再利用。完全烧不着的是密胺材质的,没有任何的回收利用价值。”冯月月说,最难分拣的是塑料制品,常见的品种就有几十个。其中不可回收的要送去进行焚烧或填埋处理,可回收的也因为材质、用途和处理方式不同,要仔细分清楚,即使是一个小瓶盖也不能轻易放过。

分拣是让冯月月最头疼的工作,废品里什么都有,饮料瓶、废旧电线、水管、纸板等,需要一件一件地挑,有时一蹲就是好几个小时,而有些不同的材质在外观上看起来几乎一模一样,要靠声音、气味等辨别。“肉眼分不清的话就听声音,如果分不出来的话,最有效的办法还是用打火机烧,烧了以后看它的烟火,闻它的味道。”

“比如饮料瓶、家里用的油壶都属于PET涤纶料;椰汁罐、洗洁精壶属于HDPE低压的聚乙烯;自来水管属于PPR料……”这些常见的塑料制品材质,冯月月已经熟记于心,经过挑选后,这些废品会在粉碎厂加工成粒子,然后再次加工成别的产品。

前不久,冯月月获得央视CCTV1《开讲啦》节目邀约参与录制,她告诉记者,此次参加央视的节目录制,让她有机会与权威的垃圾分类专家面对面,了解了不少以往并不了解的分类知识和先进的分类理念。“我希望这些知识不仅运用在自身日常垃圾分类投放行为中,也能启发、感染身边人,而这些知识也将为我接下来做短视频提供更好的‘原料’,让越来越多的网友关心并掌握如何科学进行垃圾分类,并慢慢养成垃圾分类的习惯。”

19万

2018年,受到周围人的影响,冯月月一时好奇开了一个直播账号,工作不那么忙时,她会用支架架起手机拍几段视频,“一开始希望让大家更了解废品回收,并以平常心看待这一职业,顺便做点宣传多招揽些生意。”

没想到,由于清秀的脸庞与收废品的巨大反差,冯月月在网络上爆红,她的一段视频有时能有几十万的点赞。虽然玩抖音的时间不长,她已有超过19万粉丝。她本人也被封为“收废品西施”。很多人夸她年纪轻轻不怕脏、不怕累、踏实工作,也有不少人质疑她是“作秀”“想红”。

冯月月很委屈,“我从15岁就开始回收废品,怎么就成作秀了?”父母也感到十分愧疚,每当被人问起为什么让年纪轻轻、容貌秀丽的女孩子收废品时,他们都会默默地抹眼泪。面对质疑,冯月月在直播平台打出“有手有脚不靠脸,我靠收废品吃饭”的标语,坦然面对。

但随着孩子渐渐长大,冯月月考虑未来换个工作:“我爸我妈看我一个女孩子做这一行,又苦又累挺心痛的,每次提起来,父亲都会偷偷流眼泪。如今,我当了妈妈,我也希望能换个环境,不愿意自己的孩子再接触这一行了。”

不过,冯月月表示她将会继续进行垃圾分类的科普。“‘世界上没有垃圾,只有放错位置的宝藏。’这句话我非常清楚。”冯月月说,她希望通过自己的工作,让大家了解垃圾分类知识。

来源:都市女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