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仁义村 【亲述历史】新会土生土长的建筑奇才——钟鸣

百科常识

  近日,小编有幸获得建筑界老前辈冯耀堂先生对钟鸣、钟雪、陶晃几位新会建筑设计先辈的回忆录《楼台依然生辉 先辈永久流芳》,文章披露了大量当年人民会堂、新会学宫、华侨大厦、盆趣园、动物园、碧霞楼、崖山祠等代表新会建筑精品的建造过程,以及先辈为美化家乡潜心苦研、精益求精、鞠躬尽瘁的工匠精神。

初见钟鸣

  我还清楚记得第一次见到钟鸣的情景。那是在1959年,那时候我还是一个五年级的小学生。放学后经常和三两位同学往新华书店转一转,选购一两册连环画。那天当我们正在书店的柜台旁聚精会神地看着新上架的《三国演义》连环画时,从外面走进来一位高个子、身材瘦削的人。他显得与众不同的是手支撑着一把精致的伞子,当作一支拐杖,很有绅士风度。

  书店的服务员连忙迎上去,热情地向他打招呼:“钟老,你订的那本书已经到货,请你看看,是否合适。”接着便从专门的书架上取一本精美的画册,虔诚地放在柜台上。那人先放好那把伞,然后认真地翻阅画册。他两眼炯炯有神,脸上露出一种喜悦的神情。

  我们这些小孩子从他背后偷看了一下,那是一册北京风光建筑的大型画册,虽然都是黑白照片,但印刷得十分清晰精美,相信价格不菲,对我们来说这是可望不可求的珍贵书籍。那人翻阅后随即付款,服务员将画册包装好,郑重地交给他。那时我们才知道此画册定价三十多元,把舌头也伸了出来,在那时三十元是一个工人一个月的工资呀。

  我们目送那人高个子瘦削的身影。服务员和我们这些小鬼常客很熟,问我们:“你们可知道刚买书的人是谁?”我们摇了摇头,她便十分神秘地告诉我们:“这就是设计我们新会人民会堂的建筑师钟鸣,他经常来我们书店订购这些建筑画册。”听她这么一说,我从心底里产生一种无限的敬意,令我有一种高山仰止的感觉。

  自那次新华书店里的见面后,我也曾在街上见过钟老那高高的身影,觉得他就像一座建筑的丰碑。那时候我真没想到自己将来会投身到建筑设计这一行。当我到新会建筑设计院工作时,钟老已经退休。关于他的故事,我是从钟雪交谈时所了解到的。

建造人民会堂的主帅

  钟鸣和钟雪都是新会城沙堤村的老乡,他俩交情很深。钟雪有时称钟鸣为“钟老鹤”,这可能是钟鸣高个子,站在人群之中有一种鹤立鸡群的感觉吧。钟雪称他为“老鹤”时挺有亲切感的。

   “老鹤年青时便对建筑深感兴趣,特别是对传统建筑兴趣更浓,搜罗了不少传统建筑的书籍钻研。他对建筑设计很有天份。成立市政建设委员会时容辛、梁柏南挖掘出老鹤这个人才。人民会堂的建设是当时北区建设工程的第一炮,县委、会城镇、市建会都十分重视这项工程,由老鹤负责此项工程的设计任务。老鹤想起了我这个朋友,邀请我加盟,容辛和梁柏南亦十分赞同,我欣然答应。

  设计时县委书记党向民带领我们到外地参观,回来后马上具体研究深化设计方案。在当时要建设一座这么大型的公共建筑,大家都是第一次,是在摸索中前进。从方案设计到施工图设计,老鹤全身投入,是主帅,我们从中协作,提建议、出点子。

  我很佩服老鹤的综合能力,听取不同意见,及时归纳运用。别看他很多时候沉默寡言,但脑子整天在思考着设计问题,坐下来就用铅笔画草图,站着时也用手比比划划。赶这份图,真是日夜兼程,兢兢业业,真有如履薄冰的感觉。老鹤曾对我讲,‘负责这项工程设计是政府信任我、培养我,使我有用武之地,决不能辜负众望。’我听了也感动。”

造价仅是4万5千元

   “在当时的技术经济条件下进行人民会堂工程设计受到的限制真不少。这座占地2680平方米,设有2300座位的公共建筑,当时县委提出充分利用废旧材料达到经济合理的要求,只能用旧石材来做基础,用旧砖来砌墙体、柱子,用旧木材做屋架等大型构件。至于后期的细部装饰,更是搞尽脑汁,充分利用废旧的木材来做楼梯扶手、活动椅子;有人还想到利用从双水旧建筑搬来的大理石狮子作为会堂门前的装饰。这些做法都经老鹤一一把关。

  现在讲起来,人们可能不会相信,这座质量上乘、美观实用的公共建筑结算起来只花了四万五千多元的造价,成为当时提倡的多、快、好、省建设新会城的一个典型。在人民会堂工程的设计中,钟鸣是大功臣。”

   “在施工中,老鹤十分注意联系建筑老技工,施工前总是细心地向他们作详细的技术交底,讲清楚关键要点;施工时他经常到工地现场检验质量,一旦发现问题便找施工长研究,听取意见,及时纠正。当时人民会堂工程的施工长是罗丁,罗丁是一个认真负责的七级老技工。老鹤经常与他商量施工问题,他俩交上了好朋友。

手摇起重机吊装30多吨的屋架

  在建筑施工中最关键的是屋顶安装那九榀木屋架。每榀木屋有25米跨度,足有30多吨重,要将它吊装到17米高的柱顶上。当时没有专门的起重设备,老鹤和罗丁与工程技术人员、工人想方设法,确定用杉木接成高杆,采用单杆配合手摇起重机吊装的方法。

  吊装屋架时党向民书记亲临现场,老鹤也和我们到现场观看。当时的场面令我终生难忘:整个工地上鸦雀无声,只听见那手摇起重机咔咔声,看着木屋架徐徐吊起。

  那天木工技工区登出尽风头,他有胆色,灵活地爬上十七米高的柱顶上指挥屋架起吊,待屋架吊至适当高度时马上把它扶正,然后钉上连系杆件。第一榀屋架安装好,大家都舒了一口气。当九榀屋架整整齐齐地安装在柱顶上,望上去显得十分壮观。”

钟雪向我讲述人民会堂的设计和施工时,眉飞色舞,眼睛里充满着自豪。我不禁想起,也曾和一些参加过人民会堂施工的老技工交谈时,每每讲到人民会堂施工,他们同样也流露出这样的一种自豪。我相信,在钟鸣心中人民会堂的设计也让他有着一种充满着成就感的自豪。

学宫:历经岁月风采依然

  钟雪还对我讲述:“人民会堂工程设计的成功为老鹤日后的设计奠定了基础,之后他便在学宫、游泳池、迎宾馆玉兰楼、华侨大厦、玉湖、西湖各项工程的设计中便大展身手。”

  “现在的学宫,当时的建设项目名称是农业展览馆,用来展示新会农业生产发展的辉煌成就。此工程设计是以当时保存尚好的孔庙大成殿为中心,在前面及两侧加建单层的传统建筑;同时在大成殿后面将已废的尊敬阁重建为文史阅览馆。

  老鹤在这项工程设计中发挥了他的专长,经过一番精心的构思,确定以大成殿为主轴线,合理处理新增建筑与大成殿的主从关系。大门营造成歇山大屋面的传统建筑,很有气魄;两侧的配间尺度适中,在适合于展览使用功能的前提下适当布置,使整个建筑群的形体融合一体。

  大成殿后面的文史阅览馆则建成两层高的重檐歇山建筑,用连廊将三个单元连接,取得高低错落,稳重活泼的效果。文史阅览馆是爱国华侨唐大姐捐建,为纪念他丈夫陈国泉,又称为“国泉楼”。学宫工程,老鹤花了不少心思,使学宫经历了几十年后,仍令人感到赏心悦目。”

马山解放亭:人民公园尽收眼底  “老鹤当年还有一个力作,这就是马山解放亭。为纪念新会城的解放,市政建设委员会决定在马山建一座凉亭。老鹤与市建委的委员几番选址勘踏,最后确定将解放亭建在马山顶西侧,这位置对当时整个人民公园范围内起着一种高屋建瓴的作用。  老鹤将此亭设计成体量较大的重檐攒顶建筑,从亭子往下望整个人民公园尽收眼底;而在公园各个方位眺望解放亭也可见它巍巍屹立的形象,起着很好的借景作用。可惜近年马山此侧树茂密把解放亭遮挡了。另外,老鹤还在马山南坡设计建造了白沙亭和朝晖亭,这两个亭子也十分可爱。”迎宾馆玉兰楼:获梁思成赞赏

  “迎宾馆的玉兰楼也是老鹤的一个代表作。此建筑是当时接待贵宾使用。老鹤采用了既有传统建筑形式又有地方特色的造型。平面布局按地形布置得富于变化,使得屋面生动活泼。

  最精彩的是它的临湖立面,两层圆柱支承着轻灵的阳台及屋面,阳台内的花格木槛窗玲珑通透,倒映在湖面上典雅极了。据说,当年梁思成回新会对此建筑也十分赞赏。”

华侨大厦:宏伟秀丽

  华侨大厦设计于1957年,1958年建成。由钟鸣主持设计,莫世民负责绘图并进行建筑施工图设计。这座呈L形平面的三至四层的建筑,位于城区中心的大新路与中心路的转角处,在当时来讲是一座体形最大最为瞻目的公共建筑,它那宏伟秀丽的建筑形象至今仍为新会城人所喜闻乐见,成为会城的一个建筑标志。

  设计者在平面使用功能与立面设计花了不少心思。整座建筑形式既有传统特色又有时代感。一至三层的墙面以装饰式的柱子排列,开窗也极之讲究。

  最为突出的是转角处的主楼,四层楼顶上高高抬起一个灰黑色卷棚歇山大屋面,雄壮朴实。檐下通过角梁、支托以及墙面花饰等建筑细部加以衬托,显得华丽精致。同时西、南两侧又分别以尺度适宜的捲棚歇山传统形式的角楼加以呼应。这样的建筑艺术形象怎不叫人百看不厌。

用心,件件皆精品

  从1954年到1966年这十二年间,钟鸣在新会城各处主持设计了大量建筑作品,除人民会堂、学宫、马山解放亭、华侨大厦、迎宾馆玉兰楼外,还有游泳池、西湖楼、玉湖小苑、少年宫、幸福路民居等等。现在重新回顾这些作品,叫人感到件件都是精品。正如雪伯说的:“老鹤这个人认真负责,对于每个设计任务都用心去做,深思熟虑,不到火候不开锅,自有绝活示人。”很可惜在文化革命中钟鸣因阶级成分问题被遣送回沙堤村劳动。文化革命结束后,他重新回到设计院,但不久后便退休了。

  1992年,钟鸣这颗新会建筑设计的巨星殒落了,他设计的建筑仍然屹立着,像一座座丰碑永久生辉。

来源:新会侨报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