额发 [SD人物全评]牧绅一:你额发低垂

百科常识
牧绅一:你额发低垂,有一样会脸红的青春  我猜,井上大神开始真的是想把牧绅一画得高高在上永不可攀的,所以,他才给牧那样一张不怒自威气度逼人的中年人的脸——那退休银行家或当红政客的背头,那棱角分明得毫不青春的脸孔,那气势逼人来的威严眼神,叹,阿牧哥,你要怪就怪井上吧——  可是,井上大概是一时半会遗忘了樱木的存在,直到樱木自顾自戳穿纸面跳出来——他抱着球随意地一转身,忽然看见牧,然后一张臭屁的单细胞生物的脸变得迷惘,单纯得可怕地问出了这世界上最残忍的那句话:“咦,你几年级?”  球场喧哗,你们可听到神奈川的王者牧绅一的心哗啦啦碎了一地?  于是,这看似威风凛凛泰山崩于前不变色的神奈川之王居然也纯动物本能似的回出了一句同样恐怖单纯的残忍回答:“你们的赤木看上去比我还老嘛!”旁边的阿神一脸稚气的迷惘:啊,原来他一直很在意。  啊,就是那时候我第一次因为一个看上去完全不喜剧的角色从沙发上摔下来——笑得几近窒息之后,我得出结论,没错,井上大神的思路是凡人不能及的,不能小看了他笔下任何一个大叔样的人——  自此以后,“中年人”或“大叔”的这样一顶大帽子就这样死死地扣住了牧,我甚至怀疑可怜的牧因此产生了严重的心理阴影,他果然一直很在意啊——否则,他不会那么在意樱木那种嘴巴打飞机的家伙随随便便朝田冈嚷嚷的:“住嘴!你这个老头子!”,牧简直为这句话感到得意:“我还只是中年人,看起来我比他还是要年轻嘛!”各位啊各位,不要小看了这句自嘲,这简直就是整部SD里最满含血泪的控诉啊——坐在他旁边的阿神与清田满头黑线,张口结舌,也许就是身为牧老大的嫡系兄弟,他们才更能体会牧的悲痛心情吧:)  牧的球技,毫无疑问,神奈川老大的名头不是白混的——虽然与钟灵毓秀的藤真并称,但感觉上更具王者之气——我是说,阳刚之意更浑厚一些。而且天赋条件也更出众重要的是,正如同高头自已的评价一样:他最强的地方,在于对胜利永不止息的渴望。  在湘北海南一战中,猩猩离场,湘北处于分崩离析状态之时,善良的野猴子清田说:凭我们海南的实力,根本不必打他们的弱点也一样能赢的——阿牧的大手按在他乱蓬蓬的长毛上,示意他看海南那写着巨大“常胜”二字的标语,然后一脸坚定地说:住嘴,身为海南的球员,不要讲出这么幼稚的话来!  幼稚——就是这个词了,这个在比赛中几乎与阿牧绝缘的词——某个意义上来说,只要手里持着球,他就绝对是个成熟的大人,有成人的智慧与经验,也有成人的世故与功利。  没有任何不对。竞技体育的目标就是胜利,就在在规则许可的范畴里采用正确的有效的方式赢得胜利,硬起心肠放弃对对手的怜悯,胜利!胜利!这就是对胜利的追逐和渴望——不仅仅是愿望希望或盼望,是那种带着难以满足的深不见底的饥渴的热望——不会因大胜或对手特强而喜出望外,也不会因为对手弱小打不起精神,遇弱也强,遇强也强。对什么比赛也是全力以赴,啊——真可怕,这明明就是我们的成人世界里那些胜者通吃的强人啊——  当然,如果牧只有这一面,那他绝对不会对樱木那句奇特的问话作出那么幼稚的反应。都已经那么反应了,则说明,下面的这一个场景也是应该的:当丰玉那帮人在火车上与神奈川两路人相遇,表现出极度让人讨厌的狂妄和自以为是时,忽然看见牧及海南一群人,岸本那张傻脸上露出狂妄的套近乎:牧啊,想不到你们居然会在县内被湘北这种队逼成那样!  混蛋!猪头!八格!畜生!——看到这里时,我心里当时转过的千百个咒骂总结起来其实也只有这几个品种毫不丰富的庸俗的词,因为对自己咒人的功力表示悲观,反而由此对阿牧展现出来的强大反击能力不得不表示五体投地的佩服:  他只是一下子变成可爱的老头子式的Q版,礼貌地问岸本:对不起,请问,你是谁?  说时迟,那时快,只听岸本咚一声被击倒,啊啊,大快人心啊——两只神奈川的猴子笑得泪水四溅,余人也不禁心中好笑。  当我爬起来重新抓起书时,对中年人的热爱简直上升到了历史性的高度。  他太强了,不仅仅是篮球场上,在需要他镇出场面的任何时候,他都是奇强大无比的——果然是胜者通吃的典范啊——  总觉得阿牧有种冷面笑匠的才能,唔,也许阿牧哥平常的兴趣是说相声?  不过公允地说,阿牧哥在日常休闲时,倒是一副青春得多了的造型——他带着两只猴子去爱和县看诸星的比赛时,头发自然下垂——发型真是很重要的吧?——一身酷装扮,面对两只猴子的吵吵闹闹体现出的非凡的宽容和忍耐力,啊,阿牧哥真是大好人——只有他才会请穷得叮当响的红猴子吃綦子面吧——叹,阿牧哥在万般无奈时,长叹一口气的样子,真是能够让人感觉到中年人的不易啊~~~~  在SD的三年级中,奇怪地觉得阿牧哥是最具哥哥相的一个,那样的好耐心好脾气,同时又具备长者威严,啊,真是很难的呢?  SD的谜团之一:阿牧哥为什么后来会把头发放下来呢?难道真的在家中镜前进行了深刻的反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