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写十五从军征 十五从军征改写记叙文

作文精选

木船缓缓靠近岸边,我踏上了梦里无数次想起的故土。步伐有些僵硬,只是说我回来了,但好像回不去了。

我脸上挂着久违的笑容,笑着小青山,笑着野金米。炊烟从竹林深处飘来,一切安然无恙,山形依旧。

“客人,你是哪里人?但是去村里?”一个孩子在我面前,冲我大喊大叫。我想往前走,那个多毛的孩子后退了一步。我慢慢放下问候的手。六十五年了,如果我小时候在路上看到一个陌生人留着胡子带着伤疤,我会害怕的。脸上的疤硬得像石头一样,一感觉到就触及到心里最酸的地方。此刻,我只觉得“现在,接近我的村庄,遇见人”。

“是你吗?”一个满脸沧桑的老人拉着孩子的手,看到了我。“是我!”我知道他是阿克的父亲。我上去把他带走了。他的空眼睛,深陷洞内,黄黄的,皱巴巴的,像纸皮,脸色黝黑,粗犷。老人抓住我的手,张开嘴,没说什么就流下了眼泪。浑浊的泪水让我心痛。“阿姨在战场上英勇杀敌,但已经不在了。”老人干瘪的手紧紧地抱着我,颤抖的脸颊上依然挂满了老泪。良久,他忽然苦笑了一下,挤出一句话:“好,那就好。”孩子们静静地坐在一边。看着他,我想起和好哥哥阿克一起服兵役的时候,我才十五六岁。在边塞的寒夜,经常梦见他在黄沙战场上僵硬在血泊中,被永久埋葬在一个千军万马黄风的异国他乡。“去碧海,沿着海岸看看,看看那些被遗弃的古老的白骨”,多少年过去了,金哥马铁,我的兄弟和我的战友。现在,站在家乡,实现了彼此的一个愿望。

我就这样走着,一里二里三里……离家十里就是我小时候天天砍柴和爸爸玩的地方。"变化的周期已移至过去,而这座山的尊严仍支配着冰冷的河流",家门前的稻田也已荒废。我仍然忍受着痛苦和悲伤,毫不犹豫地走着。“你家几年前就走了,都埋在稻田外的青山上。”六十五年的孤独,我的眼泪似乎已经干了,红了眼睛,但眼泪还是流到心里。

车克、马萧萧、官兵们带着一群年轻人走得很远,也有十五里远。父母“他们和你一起跑,哭着,拉着你的袖子”和“他们悲伤的声音远远地飘到了云上”。大部队走的时候,连女人都被抓起来放逐。多年来,一群年轻的人物被埋葬在他们家乡的河边。所有人都知道,两人在等待生死轮回。

五英里,六英里。时间久了,事情就变了。Ake曾经说过:“如果我去参加这场战争,记得回家的时候给我立个墓。”。在我耳边,我听到了小时候母亲的哀鸣:“关爷,他们还年轻。”我能清楚的看到,青春里有人脸的桃花也是无可救药的。

暴风雨天的黑暗天空中最大的声音!满是灰尘的家就在眼前。研磨机与蜘蛛网相连。随着雨,厚厚的灰尘散落在我的肩膀上。有些回忆还在角落里,让人心酸。人到楼空,一切都将永远埋在迷雾中。

片刻的时间已经干了眼泪,六十五年,空白带满是鲜血和无尽的辛酸。我觉得老兵的戏该结束了。